周文平
  今年6月,我承辦了一起提請批准逮捕的盜竊案,犯罪嫌疑人是一名19歲的女孩,她偷偷配了表姐的房間鑰匙,偷了表姐及同住房客各一臺筆記本電腦,價值共計4000多元。事發後,又用快遞的方式將房客的電腦寄還給被害人,卻將自己表姐的電腦轉手賣得800元。
  案情並不複雜,提審時,我問她為什麼將其中一臺寄了回去,卻將另一臺賣掉了。女孩說道,因為那台筆記本電腦是表姐的,是自己親戚,就沒打算還回去,她並不知道她的行為已經觸犯了法律。
  當問及家庭情況時,女孩有些抵觸,明顯流露出不願意談起的態度。經過我一番耐心細緻地談心,小姑娘這才道出了心中的委屈。原來,自從她被關押在看守所後,父親一次也沒來看她,其他犯罪嫌疑人都時常有親人過來看望。說著說著,小姑娘突然聲音低了下去,哽咽起來。她說,自己這次犯了大錯,父親肯定傷透了心,不會再管她了。
  審訊快結束時,女孩怯生生地問我能不能聯繫上她父親,希望能給他父親帶句話,希望父親能來看看她,如果出去的話,她要做一個孝順、懂事的好女兒,努力告別過去的自己。
  幾經周折,我聯繫上了她父親和作為本案被害人的女孩表姐,請他們一同來院,聽取他們對此事的處理意見。可令我吃驚的是,一見到我,她父親就問能判多長時間,能不能多關他女兒幾天。這出乎常理的反應讓我一時摸不著頭腦,以往犯罪嫌疑人家屬都是想盡辦法請求寬大處理,我倒了杯茶水給他遞上去,讓他先坐下來慢慢談。
  這位父親說自己女兒不務正業,不聽父母的話,僅僅上到高二就輟學了,自己軟硬兼施,多次教育無果。這次女孩又犯下了盜竊的大錯,著實讓他傷透了心,希望司法機關能讓她記住教訓,以後好好做人。他說時連聲嘆氣,不禁老淚縱橫,並且對我們承辦檢察官連聲說“對不起,給你們添麻煩了”。
  聽了女孩父親的感慨後,我深深體會到為人父的不易,我也認真向他作了釋法說理,我說:“您的心情我能理解,你是想讓您女兒能在裡面記住這次教訓。可是那個地方是個‘大染缸’,啥人都有,小姑娘畢竟年齡還小,辨別是非能力還不強,自製力也還不夠,在裡面久了很容易走上歪路,也許您的良苦用心未必能達到您所希望的效果。再說我們檢察機關必須嚴格按照法律來辦事,不是想關押多久就多久。我們去看守所時,她哭得很傷心,還讓我們帶話希望您能看看她。我們一旦批捕,會對您女兒的一生留下無可輓回的影響。如果您積極退賠損失,取得被害人諒解,我們可以作不批准逮捕決定。”
  最終,這位父親聽從了我的建議,向被害人退賠了損失,女孩的表姐也含著淚收下了賠償款,出具了諒解書。父親也認識到應該給女孩一次機會,他說:“她的人生才剛剛開始,以後的路還很長,不能現在就放棄她,要是這樣,以後這孩子就更得走歪路了。”鑒於本案涉案金額較小,犯罪嫌疑人剛剛成年,且與被害人又是親屬關係,加之犯罪嫌疑人親屬已退賠到位,取得了被害人諒解,綜合多種因素,最終作出了不批准逮捕決定。
  當我送走這對特殊的犯罪嫌疑人家屬與被害人時,他們向我表達了感謝,女孩的表姐對我說道:“謝謝你,檢察官,您比我們自家人還關心我妹妹,您是真正設身處地為我們考慮。”這是我的從業生涯中第一次收到來自被害人的感謝。
  (作者單位: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區檢察院)  (原標題:爸,來看看女兒)
創作者介紹

初生bb

vh82vhmfd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